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生死第一关(月票5000加更)》。

他面容一整,目中露出咸严的光芒,又道:他们几个近年在江湖一扇窗户斜斜支起,远远看过去,就可以看见屋里有九个人

发懵。

化玄门弟子发懵,血影宗弟子发懵,入侵匪徒发懵,九叔公和三伯发懵,就连公子和胖子都把嘴巴张得老大,眼睛瞪得老圆。

没见过,真没见过,不可能见过。

表妹这法术已远远超越了所谓变泰法术的范畴!

强行提升修为,还是对方的.绝对的神智控制,最关键的是自爆引导!

错错错!

那三个修士决然不想自爆!如此不是自己想要爆掉的爆掉,该叫什么?

他爆?

玛的,竟然能让对手爆掉!

打不过就来个他爆,那还打个毛。这表妹根本就是无敌的啊。

他爆的威力还贼大,并且有附加效果。

极限运转的四煞大阵防护阵法被三道他爆法术轰开了个十七丈半径的巨大缺口。此外爆破后残留了大量珍贵的器具、阵盘、丹药、灵珠等等东西,这些东西竟还在释放灵力,这些灵力短暂的糊住了四煞大阵的自动修复能力,这使得下一次进攻将更加方便。

下一次进攻很快就到。

表妹右手连甩,这次是五个趴在大阵上的匪徒中招。并且表妹似乎有所选择,五个匪徒全是清一色修炼到筑基圆满,这次任务回去后就能结丹的高手。

五个匪徒刚才见识了爆破过程自然不可能一上来就兴奋得哇哇大叫,他们抵抗的时间也略略加长。只是一息后他们五个就先后体验到极致的舒爽而后大叫。

叫声很短。

五个匪徒身上的各种器具灵力如数被引导进身体,把他们的修为提升到了金丹三层,然后他们的身体被吹成气球并被表妹抓回来丢出去。

“轰”“轰”“轰”“轰”“轰”!

五连爆。

四煞大阵被凿了个三十三丈深的椭圆型缺口。

小萝莉仿佛是在测试自己的极限,这次小手一甩,七个。

“不不不,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啊……”

七个气球还没吹胖呢,离公子最近的五十九个匪徒实在顶不住了,他们惊叫着向后逃跑。这一逃,四五百个匪徒颤颤巍巍的跟着御器就飞。

数千匪徒蠢蠢欲动。

公子二十四道光弹发出去:“谁他玛的敢……”

公子苦笑,根本用不到他出手。表妹绿油油的眼睛轻轻一眯,那残废的右手一甩,所有逃跑的匪徒身上就莫名其妙的多了点绿油油的光亮,那光亮顷刻间就侵染了匪徒们的身体。这些匪徒一开始惊恐万状着停下来探查身体,他们决然不想被吹到血肉透明而后轰然爆开,但他们很快就发现自己并没有那种征兆。

“没,没事,呜呜呜……”

“真没事,呜呜呜……”

“快看看,我,我有事吗?呜呜呜……”

“呜呜呜……”

这一呜呜呜可了不得,五百三十六个匪徒就这样哭着完全停不下来了。有开心的哭,有悲伤的哭,有激动的哭,有幸运的哭。每一个都哭到声带撕裂,面部扭曲,伤心欲绝。

“轰”“轰”“轰”“轰”“轰”“轰!”

七连爆!

那些哭泣的家伙居然连爆破声都听不到,还是一味的哭。

小萝莉似乎又找到了一点诀窍,仿佛纸扎的右手轻轻一招后之為人君者不然。以為天下利害之權皆出于我,我以天下之利盡歸于己,以天下之害盡歸于人,亦無不可。使天下之人不敢自私,不敢自利,以我之大私為天下之大公。始而慚焉,久而安焉,視天下為莫大之產業,傳之子孫,受享無窮。漢高帝所謂“某業所就,孰與仲多”者,其逐利之情,不覺溢之于辭矣。此無他。古者以天下為主,君為客,凡君之所畢世而經營者,為天下也。今也以君為主,天下為客,凡天下之無地而得安寧者,為君也。是以其未得之也,屠毒天下之肝腦,離散天下之子女,以博我一人之產業,曾不慘然,曰:“我固為子孫創業也。”其既得之也,敲剝天下之骨髓,離散天下之子女,以奉我一人之淫樂,視為當然,曰:“此我產業之花息也。”然則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向使無君,人各得自私也,人各得自利也。嗚呼!豈設君之道固如是乎?古者天下之人愛戴其君,比之如父,擬之如天,誠不為過也。今也天下之人怨惡其君,視之如寇讎,名之為獨夫,固其所也。而小儒規規焉以君臣之義無所逃于天地之間,至桀、紂之暴,猶謂湯武不當誅之,而妄傳伯夷、叔齊無稽之事,使兆人萬姓崩潰之血肉,曾不異夫腐鼠。豈天地之大,于兆人萬姓之中,獨私其一人一姓乎?是故武王圣人也,孟子之言,圣人之言也。后世之君,欲以如父如天之空名禁人之窺伺者,皆不便于其言,至廢孟子而不立,非導源于小儒乎?

似乎是听到了一个相当大的笑话,那男人不可置信的看着张成。

“老板你也太会开玩笑了,这是什么东西,你给我二百块钱?吃几顿饭都不够!”

“那就在加一百,三百好了!”张成摩挲着眼皮,回到。

“低于一千八你就别开口了!”

“三百五十!”张成好像90年代的葛朗台一样,看起来小气极了。

“怎么样也得一千五,再少我就要赔了!到时候我一家老小喝西北风,您肯定也不想看我家里人都沦落至此。”

张成还是摇了摇头,不紧不慢的一点点太高价格,但是他加价的幅度却要比那个男人降价的程度低的多。

最后还是以五百三十块钱的价格成交。

当然少不了张成那最后一句:“这些东西怎么来的,你应该也清楚,如果我不收,你要在找人说不定还要承担风险。”

那中年男人也不是不知道这玩意儿是殉葬品,还是从亡者的嘴巴里抠出来的,一共就三个,都在他怀里的小包里。

张成的脸上还是淡淡的笑容,准备给这个男人拿钱然后就打发走了。

两个人交流的时候,一个女孩儿沿路溜达过来,手上还端着一杯豆浆,扫了两眼摊子上的东西,随即嫌弃的摇了摇头,连带也看轻了正在讨价还价的张成。

虽然张成长相周正,但是也算是那种扔到王府井大街上都不会有人看一眼的类型。

像这样实诚的老大哥,最是容易冲动,被人忽悠这低价卖出一些宝贝或者买下一些破玩意儿。

不过她根本就不打算开口提醒这个中年男人,毕竟这种事情每个摊子上都在上演,她还好几次因为好心被人赶走了呢。

不管是新手还是老炮儿,谁不是一路吃药打眼走过来的,总得自己成长才可以。

她整准备离开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那包裹里的三枚玉蝉,脸色顿时大变。

一张俏脸上收起来之前的不屑和骄傲,整等着张成和男人交易结束以后,她才确定那是汉八刀的作品,心底升腾起了一股激动的心情。

等到两个人都差不多要收拾了,她才踏着步子上前,轻声询问道:“老板,你手里的新货怎么卖啊?”

那中年男人突然警惕的看着她,“你想干什么?我价格都谈好了出手了。”

那女孩儿极力的表现出她的诚意,“别误会,我没有什么意思,就是像心上一下而已,我对古玉还挺有兴趣的,而且……我看那样子,好像还是汉八刀工艺呢!”

那中年男人不是不知道这东西的宝贝,但是确实来路不正,志向赶紧脱手,谁知道上边是不是还有什么不吉利的东西。

“哈哈,我不懂什么汉八刀,所以只是随便买下来,等手上的东西卖的差不多了,在决定要不要出手,不着急的。”

张成一看来了一个懂行的,拿着玉蝉的手一刻都没有放松,直接拿出了五百块钱,塞到那个中年男人的手里。

拿到钱以后,那个男人道。

“哼,我王家是否无礼,你们不是都很清楚吗?”而此时王家府门内一道冷凝的声音响起,而后便看到中门大看,其内不少身影皆是自其内走出。

“今日我王家邀请诸位,便是选出一位总管,总领各个家族的事务,我想诸位也应该清楚了吧,若是各位有异议大可不必入内,不过,我我王家的手段想必大家也领略过了!”王家家主走来,环视四方,而后冷笑道。

此话一出,不少家主内心都是微微一惊,“王家主说笑了,既然王家主有命,尽管吩咐就好!”

“好,既然如此,便请入内吧!”王家主微微一笑,率先迈入大门之内。

只是当其刚刚踏入大门的那一刻却是微微驻步,“先把你们的礼物在此处做个登记!”王家家主话落,旋即指向一侧。

那里一老者端坐于文案前,而这老者正是王家的管家。

“对对,王家家主说的对!”那紧随王家家主的数位家主唯唯诺诺的开口,而后便是向着文案走去。

“诸位,我先提前告知今日主持这宴会的并不是我,而是常幻将军!”王家家主话落,便不再理会众人,而是大步而去。

一个时辰后!

王家大厅前,此刻已然备下数十桌酒席,而那端坐主位的正是常幻,至于王家家主也只是坐在其侧而已。

“我今日明确告诉诸位,我常幻将接管东荒郡,日后但凡有交易皆要报备于我,所得利润我九尔等一,若有不从者尽可离去,只是明日便给我洗好脖子,等着我去屠戮就好了!”没有丝毫的废话,常幻起身将这话语传荡而出。

此话一出,众人内心皆是愤愤不平,但明言者却未有一人。

“好,既然诸位无异议,那便入座吧,今日回去后便把我清单上的东西给我备好,明日我自会派人前去交接!”常幻话罢,旋即将清单传阅给众人看。

“这……这不是强人所难吗?货物可以交接,这女儿该如何交接!”众人刚看到清单第五条,便有一中年男子冷声道。

只是其话语刚刚落下,常幻便是骤然出手,而后那先前开口的中年男子便是应声而倒。

“诸位还有意见吗?”常幻呡了一杯清酒微微一笑道。

“无意见,我等无意间!”宴会之上谁不是噤若寒蝉,生怕自己说错话。

而此时,王家门外,一少年踏步而来,只是这少年刚刚到此,便被王家的守卫拦截而下。

“你他娘眼瞎了吗?没看到这是哪里吗?这乃是王府,想要饭的话就滚远点,别在这碍眼!”凝视着秦炎,那两名守卫嘴角旋即露出一丝不屑。

“不好意思,我今日来此不要饭只要命!”秦炎话落,赤玄铁剑寒光微闪,而后两道身影便是瞬间倒地,下一刻便见秦炎持剑直接向着宴席而去。

比较特别的,是他们能利用天上消,脾气又显然很刚烈,这人不士民掇唐王渔、宋赵师旦故事,留葬衣三,诸军遂败。敦吉、邦屏及参将吴文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生死第一关(月票5000加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墓里黑

卅一藏刀

墓里黑

同消古

墓里黑

有河不渴

墓里黑

我是柯南

墓里黑

此人苟且至今

墓里黑

樊笼也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