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医药采购服务中心

   当前位置:河南省医药招标采购网 > 通知公告 > 药品 >

药品

    十年来FDA批准的抗癌药数增加一倍

    发文时间:2019-09-11 00:00 文章来源:未知 作者:河南省医药招标采

           上世纪80年代,美国FDA批准的新药中癌症治疗药只占了4%。根据9月4日塔夫茨药物开发研究中心(Tufts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Drug Development,以下简作塔夫茨)发布的一份最新报告,自2010年以来,抗癌药已经占据新药批准数的27%,这一比例在过去十年中翻了一番。

           去年,在美国上市的新药数量达到了创纪录的数量(59个),其中有15为抗癌药。这15种肿瘤药物去年获准用于17个适应症。2014年至2018年间的批准数达到了89种新的肿瘤药物,涵盖89个适应症。

           研究开发思路的创新

           为什么肿瘤学领域的研究开发成果激增?因为制药公司采取了一条新的药物开发途径,专注于寻求治疗癌症的新机制,并通过比过去设计得更好的临床试验进行新药验证,新药研究开发的道路更加顺畅。

           塔夫茨的分析师们强调,制药行业在确定治疗癌症基因突变的新靶点等方面变得更加聪明——开发(靶向)针对它们的药物,然后瞄准最有可能对这些药物做出应答的患者设计临床试验。

           实际上,在过去十年中批准的几种药物被设计为专门抑制癌症驱动蛋白激酶,如布鲁顿酪氨酸激酶(Bruton’s tyrosine kinase),NTRK,BRAF和MEK的化合物。华尔街投资银行SVB Leerink最近的一项分析发现,自2010年以来,激酶抑制剂已经带动了近1000亿美元的收购兼并活动。

           去年推出的药物利用“多种机制”来针对一系列癌症。在过去5年中获得FDA批准的药物中,近三分之一用于治疗非实体癌症。

           研究人员追踪了获准抗癌药中最近的一个“范式转变”:转向肿瘤-不可知(“tumor-agnostic”)药物,这些药物基于遗传特征针对相应疾病,而不是肿瘤在体内的位置。去年11月26日,拜尔和Loxo Oncology的Vitrakvi(Larotrectinib)获得批准,治疗肿瘤有神经营养受体酪氨酸激酶基因融合的患者。这是在默克用于高微卫星不稳定性癌的Keytruda(pembrolizumab)之后获得批准的。

           Keytruda是FDA基于不同类型肿瘤中共同的生物标志物,而无关乎身体的原发肿瘤部位批准的第一个抗癌药。

           Vitrakvi适用于治疗患有一种有神经营养性受体酪氨酸激酶(neurotrophic receptor tyrosine kinase,NTRK)基因融合而无已知的获得性抗性突变,转移性的或手术切除可能导致严重病状,目前没有满意的替代治疗或治疗后可能恶化的实体肿瘤成人和儿童。这项批准标志着基于肿瘤基因而非体内部位治疗癌症的重要转变迈出的新的一步。这个新药并不是专门针对在身体特定器官中发生的癌症,例如乳腺癌或结肠癌,即与肿瘤位点无关。这项批准反映了使用生物标志物指导药物开发以及更能靶向传输的药物开发方面取得的重要进展。日后,合适的患者有可能在正确的时间得到正确的治疗。

           Virakvi的获准是“关键性”,并且还在该类别中如Verastem公司的Copiktra。(duvelisib)。该研究小组表示,对于该药滤泡性淋巴瘤的应答率为42%;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应答率为74%。

           监管部门助力

           监管部门为加速药品推向市场所作的努力,解决未满足的医疗需求的主旨和举措也功不可没,其结果推动了大量新的抗癌药物不断涌现。

           SVB Leerink指出,FDA给予癌症药物快速审查是激发制药行业对激酶抑制剂兴趣的主要因素。事实上,有77%激酶抑制剂项目系经由优先审查进行评估,FDA还给予其中一些实验性新药令人垂涎的“突破性”治疗剂认定,从而进一步加快了批准进度。

           据塔夫茨的数据,1999年至2018年间抗癌药的开发时间比其它疾病治疗药的开发时间长9%,但FDA审批抗癌药的时间平均缩短了48%。这份报告称,这是因为新的肿瘤学产品更有可能获得FDA旨在加快监管程序的特殊认定,包括罕见病药认定和优先审查,以及突破性治疗剂认定。

           高价推涨医疗费支出

           制药公司对于抗癌药物开发情有独钟的另一面是作为“救命药”的这些新药价格不菲。据塔夫茨估计数据,任何处方药的研究开发总计成本接近30亿美元(不过,这一估计存有争议)。根据最近一项对包括安进,拜尔和诺华等12家制药公司所作最佳方案(Best Practices)调查结果显示,肿瘤药物开发商仅仅为在单一抗癌药物一个适应症的上市平均花费就达1300万美元,投入自然不少。

           制药公司试图收回成本必定会给付款人和患者带来高昂的代价。2018年,抗癌药支出连续第五年呈现两位数增长。2018年获准的15种抗癌药的年花费中位数14.9万美元,比2017年数据减少1.3万美元。开支在少数疗法中“高度集中”,花费最高的前38种药物开支占总数的近80%。各别药品(折扣前)支出从每年9万美元到30万美元不等。

           近十年来,全球肿瘤治疗支出增长了近13%。2018年抗癌药的花费跃升至近1500亿美元,预计2023年将达到2400亿美元。

           目前,制药公司将继续适应市场对创新抗癌药物的需求,但在实践中,它们将不得不认真应对来自各方的成本压力,塔夫茨药物研发中心的经济分析主任、研究副教授Joseph DiMasi博士预计:开发商将面临控制开发成本的挑战,尤其是那些在罕见癌症领域进行临床试验需要招募足够数量患者的项目,并且顺应医保机构和患者,以及政府的压力,控制药品价格。

           目前,有超过700家公司参与抗癌药研究开发,其中近500家公司专门从事肿瘤学领域研究。有28家大中型制药公司活跃在这个领域。展望未来,新一代药物研究开发方兴未艾。

  上一篇:新药品管理法 药企要建立什么制度文件?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 长春第三临床医院肺病康复诊疗设备中标公告
  • 长春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胃肠镜等设备招标公告
  • 前郭尔罗斯县医院分娩镇痛仪、宫腔镜招标公告
  • 吉林撤销吉林省富生医疗器械有限公司错误交易
  • 万博bet官网
  • 时时彩注册送47元彩金
  • 大乐透历史开奖号码
  • 白金会娱乐集团
  • 网上真钱扎金花
  • 888真人备用网址
  • 老虎机作弊器
  • 福彩3d谜语